WFU

2020年9月21日 星期一

《棉婆婆睡不著》

 
作者:陳柔嬅




睡覺時間到了,孩子卻遲遲無法入睡,您可曾下意識地陪著數羊,或是就讓他自行在床上打滾兒,只要能進入夢鄉就好。亦或您已察覺到孩子的不尋常,也不經意地看到他流露出盼望的眼神,正祈望您能釋出關心的口吻,聽他說說尚未找到出口的鬱悶。
  
繪本「棉婆婆睡不著」,一人獨自在家的老婆婆同樣有著無法入睡的困擾。
夜深了,天氣又寒,她躺在床上數數羊、翻個身,再轉身又數,腦袋一樣清晰,沒有絲毫睡意。她再起身,檢查門窗、燒個開水,搬移門口前的盆栽進屋內以免受凍,期待能利用這些勞力工作換取雙眼惺忪,周公上門。  

突然,老婆婆決定換上保暖外衣,手提燃燈,自行徒步到離家中一段距離外的大樹旁,並在此處止住了前進的步筏,還好養的狗兒一路跟隨,也許牠也擔心主人的安危。老婆婆望向遠方一片漆黑的景物,她真能找到想要的人、事、物嗎?

不曉得故事說到這裡,您是否也對婆婆的行徑舉止產生了好奇?好奇婆婆為何不能好好待在家裡躺在床上就好,睡不著覺沒關係,至少不要在夜深人靜一人外出,萬一出事怎麼辦才好。 
 
您是否也感同身受,這樣的場景似乎似曾相似地出現在我們的生活日常?記得青少時期,喜歡以自我為中心,父母的關心常會理所當然的被忽略,所以為人父母者,只好在家門口處靜靜等候我們的平安歸來,或是守候在電話旁等待我們主動報平安。 
 
現今轉眼我已為人母親,我憂慮自己會承接這樣的擔憂,也似乎能感受到父母當年的恐懼與不安,我在想,我可以做點什麼,來改變這樣的情境。  

於是,我開始刻意覺察孩子想說卻未說出口的話,讓他把欲言又止的話能夠順暢地吐露出來,我印象深刻那天事情是這樣發生的:  

我:寶貝,你睡不著呀?  
孩子:我還不想睡。

我:今天這麼有精神,那你要不要試試看讓眼睛閉著休息就好。  
孩子:我也不想,可是我不開心。 
 
我:今天發生了讓你不開心的事情?你願意和媽媽分享嗎?  
孩子:我朋友今天沒有跟我一起玩。

我:你不開心是因為你的朋友沒有跟你一起玩,是嗎?  
孩子:對。
 
我:那你後來怎麼辦呢?  
孩子:只好去請老師講故事給我聽。
  
我:你竟然想到這個好方法,聽完故事後,你有沒有比較開心?  
孩子:沒有,他們還是沒有來找我。媽咪,他們為什麼不跟我玩呢?他們是不喜歡我嗎?
  
我:我不是他們,我也不清楚他們的想法,但會不會有可能他們那時候就是跟你想得不一樣呢?  
孩子:什麼意思?

我:寶貝,你是不是也有很多的車子和玩偶?  
孩子:點頭答道。

我:你有每天都把每一輛車和每一個玩偶都拿出來玩嗎?  
孩子:搖頭表示。

我:那你都是怎麼和你的玩具寶貝們玩的呢?  
孩子:今天玩這幾個,明天再玩那幾個。
  
我:那今天沒有玩到的玩具就代表你不喜歡它們、不愛它們嗎?  
孩子:才不是這樣,我都很喜歡,只是今天就只想玩這些而已。
  
我:原來如此,會不會你的朋友也是這樣想呢?  
孩子陷入思考,隨後平穩地告訴我:媽,我想睡了,晚安。
 
寶貝便很快進入夢鄉,相信今晚他會有個又香又甜的美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