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9月28日 星期一

親子對話練習題—發現生活小確幸

 
作者:陳柔嬅





當18坪大的房子,只留我和孩子四眼對望,老公外出打拚時,我們母子倆卻能從文字接龍、比手畫腳到成語用法,鬧了不少笑話。

事情是這樣發生的:

笑話一:
我:「寶貝,我們來玩文字接龍好嗎?」
兒子:「什麼是文字接龍?」

我:「比方說我先講了一個詞【大便】,接著你就要依照我最後一個字,來造出一個新的詞,譬如說是【便當】,這樣你懂了嗎?」
兒子:「好像很好玩?我沒有玩過,我們快點開始吧!」

就這樣孩子與我開心地玩了好幾回合,我們的接詞來到了【子孫】。

這回輪到寶貝接力,看他不時捎頭、摸鼻、抓耳的模樣,害我的身體也跟著癢了起來,望著他想破頭仍無頭緒,只好在一旁刻意詢問:「需要幫忙嗎?」
兒子:「可以讓我自己想想看嗎?」

我:「當然可以!你真的是很有科學家的精神,願意為問題尋找答案,我在這裡等,需要我的時候再跟我說。」
兒子:「突然大叫『媽,我想到了。』」

我:「快說出你的詞吧。」
兒子:「就是【ㄙㄨㄣ ㄌㄚˋ】(筍子的台語),而且我也幫你想好你可以講什麼了。」

我:「腦筋動這麼快呀,那請告訴我該怎麼接呢?」
兒子:「就是【辣椒】。」

我:「謝謝你這令我會心一笑的答案!」

笑話二:
傍晚,我倆母子終於等到孩子的爸回來了,決定今晚改叫外送來補償我今日消耗過多的體力。

就在外送員抵達前的5分鐘,寶貝跑來我面前,伸出單手並握緊拳頭:「媽咪,爸爸說這樣你就懂了。」
我:「完全摸不著頭緒,是不是又想捉弄我?」

孩子回去稟報:「父親大人,老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。」
孩子的爹:「有可能,因為你開始稱呼她【老媽】。」

我心裡OS:「是有多老,請把老字省略。」

沒多久,孩子又再度來到我面前,這回是伸出雙手並用力握拳:「媽咪,爸比說這樣你應該可以明白了。」
我:「你們演的默劇我完全看不懂,可以用嘴巴說嗎?」

結果,老公忍不住,自己走來茶水間解釋:「單手握拳代表—手頭緊;雙手握拳代表—手頭非常緊,等一下晚餐由你付錢。」
我聽完,早已笑到無法自己。

笑話三:
晚上陪孩子早早上床,因為他希望能夠徹夜長談,我們聊夢想、談旅行、說記趣等等。但其實寶貝的腦袋是想快速倒帶至下午聽到的對話內容,然後開始提問~

兒子:「媽,你有看過【樹大便】嗎?」
我:「沒有耶,你有看過嗎?」

兒子:「我也沒有。」
我:「還是老師要你們去觀察樹木長大的經過?」(根本是媽媽太會聯想)

兒子:「也沒有呀。」
我:「那你怎麼會這麼問呢?」

兒子:「你為什麼要說【樹大便·很美】呢?」
我:「我是什麼時候說過這話?現在完全沒印象。」

兒子:「就是下午你和外婆在聊天,你們不是有講「樹大便很美」嗎?」
我:「(快速啟動追憶功能)喔喔喔,你是說那個唷,你誤會我們的意思了!」

兒子:「不然應該是什麼?」
我:「我說的是某個東西很多的時候,如果你覺得它很漂亮,就可以使用這句話。打個比方,一朵玫瑰花,很美,但如果你看到的是一大片的玫瑰花園,就會覺得更美了,這時候可以說【樹大·便是美】。」

兒子:「我懂了,這幾個字就是不能直接用來形容【大便】。」
我:「這麼快就開竅,我想你已經明白要把它用在什麼地方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