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8月17日 星期一

給寶貝的第六封信—不讓別人奪走你想過的生活


作者:陳柔嬅




開始上幼兒園後,因為多了和同儕相處的機會,你或多或少在意別人看你的眼光了。過去常常急於想協助你解決問題,卻吃緊弄破碗,反而讓我倆易成為情緒的奴隸,心情很不好受。
  
但這次我決定要重新來過,我要做你的支持者。於是,我吸收許多教養的資訊,轉換成適合陪伴你的方式,其中,對話的練習與記錄我倆的生活點滴,竟讓我開啟探索親子心靈連結的樂趣。

記得你尤其喜歡在我幫你洗澡的時候,跟我聊起在學校發生的不愉快經驗,有時是你不小心觸碰同學,而你也向同學說聲對不起,但他的臉上還是一付不開心的表情。 
 
有時是你好心跟同學說:「不能待坐在溜滑梯的下方,因為上頭的同學溜下來時,可能大家都會受傷」,但同學卻回你一句:「管好你自己就好」,讓你的心情很不是滋味;亦或自責自己忘記跟同學道歉,讓同學今天不想跟你玩,覺得自己很孤單。
  

你不太能理解為何自己的行為,會讓別人給予冷冰冰的回應。我一直無法找到適切的說詞來解釋這一切,我的理解是這就是現實社會的表徵,而我更關心的是你內心深處的想法以及我們之間的應對。
  
我先詢問你的感受為何?
  
你直接地答覆不喜歡同學這麼說,  
你不了解為何同學要做這麼危險的事情?  
你不懂在你道歉過後,同學還如此生氣? 
 
媽咪沒辦法替你的同學回答,因為,我不是他。  
我期待你讓心中的不滿有個宣洩的管道,而不是刻意隱藏。所以我跟你說:「謝謝你勇敢地告訴我,你在學校發生的不快樂。」然後追問:「當同學這麼說的時候,你有什麼感覺?」
  
你回覆:「有不舒服的感覺,並且反問我,自己有做不對的地方嗎?」  
老實說,我還真不知道標準答案是什麼,我只是好奇地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,於是,我順應你的話語找答案:「所以你的不舒服感覺是生氣嗎?」
  
這時卻讓你陷入了沉思當中,我沒打斷你的思緒,希望你能對自己有更深一層的體悟。
  
在你思考片刻後,接續問你:「如果今天是你和同學的角色對換,是同學撞到了你,然後跟你說聲對不起,你會有什麼反應?」  
你如是說:「我可能會有一點不開心,但我會先檢查自己有沒有受傷,知道同學不是故意的,會跟他說沒關係,請他下次要注意安全,如果他是小班的,我會教他要小心、不然下次可能會受傷。」
  
我再問:「那如果今天是你的同學阻止你玩危險的遊戲呢?你心裡會不會也有一點點不開心呢?」  
你點頭回應:「應該會吧。」  
我又問:「你會馬上停下來那個危險但是很好玩的遊戲嗎?」  
這時你猶豫了,沒有給予答案。我也沒有立刻要求你說明。
  
最後我說:「那你明天還願不願意跟阻止你玩危險遊戲的同學一起玩呢?」  
你回:「當然要呀!」  
我反問:「可是他昨天阻止你玩遊戲耶?」  
你說:「他是怕我受傷,擔心我。」
  
我聽了,很感動,用我們最熟悉的肢體語言—擁抱,緊緊抱住你。  
然後我跟你說:「寶貝,你的頭腦小精靈長大了!竟然自己想出辦法解決,你的闖關任務又成功了。」  
你則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寶貝,我想告訴你,我們沒法改變別人的喜怒哀樂,但我們為自己的情緒找到出口的同時,也可能想到了解決方案。別忘了,我們不是完人。

所以,

做錯事情,要能原諒自己
心存感恩,才能擁抱當下
想要變強,必須迎戰未來


我年過40才開始撰寫這齣記錄片,我不知道你以後會不會願意嘗試,但我會持續作下去。我不確定這會帶給你什麼好處,我想,這需要你自己來體驗。
  
而我樂在其中的原因,是讓我能享有當導演的權威,只有我喊卡,故事才能暫停或終止。劇情的安排、人物的篩選、場景的佈置全聽我一人指揮,沒人膽敢阻止。當然,其中包含你這位主人翁任由我宰割囉!
  
如果你能保留這原始的初稿,相信裡頭會記錄著我們美好的回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