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8月2日 星期日

給寶貝的第四封信—瀕臨死亡的那一刻


作者:陳柔嬅




我快要呼吸不到空氣,難受死了,身體直冒冷汗,說不出話,眼前一片白茫茫,死亡之神來敲門了嗎?  
我的家人會不知所措,誰來幫幫我?  
這是我第一次離死亡這麼近距離的感受,至今仍舊記憶猶新。

對我而言,你的阿公和阿嬤必須再次遭受打擊,因小阿姨腦中風仍由他們代為照顧,如果我真的走了,他們早已身心俱疲的軀殼,真能承受這突然其來的打擊嗎?
  
對我而言,你和爸爸,我們說好要一起參與你的成長過程,怎麼現在全變了調,死神毫不留情地要取走我的陽命。
  
對我而言,你的小舅舅,只能獨自接下照顧阿公、阿嬤的重責大任,從小被呵護長大的他,必須立刻找到迫使自己成為一棵大樹的良方妙藥。
  
死神,可以對我寬容一些嗎?再多給我一點點時間看看家人他們安然否?他們應該在來看我的路上了。

漸漸地,我能聽到救護車的聲響,以及你的阿嬤對我的呼喚,感受到醫護人員在我身上安裝檢測儀器來偵測心跳與脈搏。
  
沒多久,你爸爸牽著你走進醫院,你狀見我躺在床上立刻飛奔到我身旁,輕輕跟我說”媽媽,我來陪你了,不用怕。”
  
就這樣,我的心定下了,護理師在我身上注射讓我能入睡的液體。

沒錯,死神決定讓我重生,當我再次睜開雙眼時,能清晰看見你們父子倆在一旁守候,我們真的團圓了,頓時體會”活著真好”這句話的意涵。
  
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況,仍是觸目驚心,卻也讓我對生命有不同的看待。與其說死亡的可怖,不如聊聊如何讓自己的生命活出精采吧!

有了那次可遇不可求的體驗後,我認真向過去的自己好好道別,並且在你的小阿姨往生後,我努力在自己、家庭與陪伴我的雙親,三者之間取得平衡,學習欣然接受可能面臨的種種考驗,心裡仍舊是恐懼不安的,但我不想逃避,因為我相信—我可以:

我可以讓自己更加豐富,因為我學著充實技能,使我有機會幫助自己與別人;
  
我可以讓家庭更有溫度,因為我學著放慢腳步,聽聽你和爸爸的內心,使我們有更多的連結;
  
我可以讓我的雙親更加溫暖,因為我學著與他們話家常,使他們不感孤單。
雖然我們無法預測自己會先向明天或意外報到,記得,別讓他們掌控你未來的路。
  
這是我對死亡的領悟,供你參考。